大发时时彩

> 观点 > 正文

东川越野赛大危机

2015-05-08 10:36 未知 阅读 
    


打架场面

 
    今天下午,2015年东川泥石流越野赛最后两个特殊赛段SS8和SS9在阿旺-凌云沙场之间展开,当天的比赛全程64公里。加上之前的180公里,本站比赛最终的特殊赛段全部加在一起仅为3天、244公里。这样一个袖珍的赛程与全国锦标赛分站的显赫声名是十分不相衬的,更不必说“第十二届中国东川泥石流国际汽车越野赛”的吓人头衔。值此国家体育总局开放赛事审批权之后、全国赛车运动风起云涌之际,探讨东川站的得失,对于整个中国汽摩运动的未来发展应该有一定的积极意义。本文抛砖引玉,欢迎商榷。 
   
    一、赛程拖拉,赛段缩水 
   
    本站比赛,理论上说只有7天,从4月30日排位赛开始,到5月6日和平广场收车。但是对于每一个车队来说,却不可能在4月29号夜里抵达、5月7号凌晨离开。“这个比赛拖得太长了,一个车队二、三十人,人吃马喂至少十五天,消耗巨大。车检就要两天、勘路又要两天,中间还休息一天,可是真正的比赛日只有三天,这不就明摆着叫我们在东川吃喝拉撒睡,使劲花钱吗?组委会有没有一点为车队考虑过?”广东湛江纵横大地车队的老板陈浩云说。 
   
    真正的7个比赛日中,超级短道就占了3天,除了第一天的排位赛还有竞技意义之外,另外两天全是正宗的表演赛!“我大老远的几千公里赶来这里,是来比赛、拿成绩的,谁有那闲心给你做秀!”一位来自东北的车手愤愤不平。据悉,原来根据央视的直播时间,表演赛只能定在4号,这本也无可厚非,可是为了五一当天能够让当地领导看到一场精彩的表演,于是组委会就决定再加一场作秀、减一天特殊赛段,未免太儿戏了吧? 
   
    至于现场的组织之混乱、翻译之幼稚、解说之荒诞,那就更不在话下了,连开幕式拱门上的英语都错误百出,这样的低级错误俯拾皆是,每一个细节都在给东川减分,不是外人在打东川的脸,而是东川自己一巴掌一巴掌地往自己脸上扇,竟然还不红。 
   
    二、不以规矩,不能方圆 
   
   长距离越野赛最基本的设备就是超车警报系统,它最直观的作用是当快车追上慢车时用以提示前车让路,以及在赛道停车时向组委会通报本车严重损毁、临时检修及人员伤危等情况。而另一层潜在的意义则在于组委会即时监控赛车航迹,一旦出现事故及纠纷时可作为措施依据。历史上,曾经有马淼投诉江耀桓恶意阻挡、双方各持一词,最终组委会的判罚依据就是两车在赛道里20公里的航迹。 
   
    不得不说,国家体育总局开放赛车审批权的初衷是值得赞赏的,但是在赛事组织及执行方面,没有中汽联专业、规范的操作团队,国家级的赛事只靠地方民间来运作,那是既不严肃,也不靠谱的。东川站为了节省开支,竟然没有租用这套超车及监控系统,赛车之间、赛车与组委会之间的沟通,靠的是一台装在防水塑料袋里的对讲机!可是对讲机能证明行车轨迹吗?赛场形势瞬息万变,一旦两车发生矛盾,大家是停车打架还是一起在对讲机里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地开辩论会? 
   
    在SS7赛段终点,驾驶129号赛车的刘万灿非常郁闷,他是第一次来比赛的新手,在总成绩方面没有什么追求,截至当天仅列24位,但是因为阻挡后车,先是被112骂,后是被312推搡,发展到维修区里的围攻、受伤事件,以至于赛会不得不出公告对打人车手予以除名。而178号车手陈浩云则在终点怒斥自己的队友179整整挡了一路,那可是自己的队友啊!假如有超车报警系统,这些问题还是问题吗?即使是问题处罚有难度吗? 
   
    什么可以省?什么不能省?请问东川,有没有底线! 
   
    三、可以创新,不能胡闹 
   
    两场表演赛,被组委会定义为全新的“超级赛道争先赛”,在场地越野的赛道上进行5车群发,这种大胆创新的尝试值得肯定,可是时机选择大有问题。不先进行地方赛事的测试,直接上到国家级大赛的层面,这样的冒险绝不值得提倡。首先,没有针对该项赛事的专门补充规则,连纸上谈兵都做不到,直接就上,这样的做法实在过于业余。 
   
    众所周知,F1方程式的比赛是在柏油硬路上进行的,每条赛道都有至少两个以上的超车点,有直道弯道、左右弯道的组合和宽窄路面的结合,在60圈左右的比赛过程中,赛手有足够的耐心去完成超车。而大白泥沟短道只有1公里、3圈,越野赛车在砂石路面上拉烟,除了给外行看热闹,这样的比赛还有什么意义?参赛车手中多少人有场地比赛的经验?一旦撞车或纠纷之后,这帮老板的解决方式有多离谱?你们没看过大越野吗? 
   
    组委会只知道为了避免麻烦,两场都定义为表演赛不计成绩,而没有考虑到一旦有人脏心烂肺、故意拿表演赛当成阻挡对手夺冠的契机,又该如何处置?你不能依赖车手的道德品质,从制度上就不应该把这么大的漏洞摆在比赛的进程中。 
   
    比赛中,第一组赛车的韩魏等5车手被终点裁判黑白旗赶出场外并不允许补赛,可见现场裁判完全没有过培训,而组织者也没有应急措施,一塌糊涂。 
    比赛中,多跑一圈的植伟彬竟然还以亚军身份领奖,不是因为规则没定过这种情况该如何处罚,而是根本就没有规则。 
    比赛中,组别领跑的杨子荣转向过度,在赛道中间倒车、掉头,而另外三辆赛车只能停车观望,直到看着他转身继续领跑,这种情况该如何计时、补时、罚时?完全没有依据。 
    比赛后,成绩最快的马淼等三个车组登台领奖,既然不计成绩、为何要设奖项?为何不提前广而告之?东川,请自圆其说。 
   
    四、盲人瞎象,危机四伏 
   
    从前的东川站,以亲民著称。短道比赛,观众可以靠近到赛道边观摩;天降大雨,组委会替老天爷挨家道歉……本届赛事,开幕式尚在进行中,一群持枪武警竟然进入现场轰赶记者。据说是因为不靠谱的新闻官滥发了300件马甲,以至于摄影区鱼龙混杂。到了表演赛第二场,组委会竟然只能再给记者们颁发第二块证件吊牌,以区别于广大摄影爱好者。更荒诞的是,赛会为摄影记者准备的防晒服、防晒帽没等开赛就杳无踪影了。记者们议论纷纷,猜测多多,谁这么缺德啊?连这点儿小福利都要贪! 
   
    既然交了报名费,在维修区用水用电还得再另外交钱,这是哪门子组委会规矩?力伴电池车队经理郑萍接了根水管,交了8天的水费240元。这点钱是小事,问题是该收吗?云南天界车队的经理袁启泰在微信中惊呼:不交电费就要把我们轰出维修区了!这又是哪里冒出来的电老虎?东川,能不能正经一点儿? 
   
    “大老远来一趟,就跑这么几公里!去年是天降大雨没办法,我们认了。今年啥事没有,赛段设计就这么短,纯属骗我们来花钱!明年不来了。”张家界车队经理邓力山告诉记者,而在他旁边站着的嘉禾兴产车队经理许建中则连声附和:“没意思,太没意思了!” 
   
    东川危了!不仅仅在于比赛办得毫无凝聚力,遍地都是离心力,更重要的是,比赛的安全都没有保障,这是最致命的缺憾。在SS3赛段,166号赛车失陷河中,两位赛员几乎丧命,被救援出来时,“只剩一个鼻孔还能喘气了,其他全都淹在水里。”更可怕的是202号车的戚进华父子,全车淹没,无法脱困,已毫无主观解救意识,进入恍惚状态。幸亏童振荣、张翔两位车手拼命救援,才幸免于难。“我游到车门口,看到领航员绝望的眼神,那就是死神的表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童振荣说。他连续潜下两米深的河底,想找一块能砸碎玻璃的石头,未果。最后一次拉车门,意外地打开了!如果拉断把手,或者再晚一分钟拉开,谁知道这比赛会变成什么样子? 
   
    童振荣救的不仅仅是戚家父子的性命,他们救的是东川的命! 
   
    五、内忧外患,茫然不觉 
   
    历史上的东川站,一向被越野人称作拆车场,因为太凶险,太毁车,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和小概率事件。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正是它独到的魅力所在。从国际汽车运动的范围来看,达喀尔更艰难,更惊险,而且年年死人,但是仍然阻止不了各国越野勇士去前赴后继。东川的瓶颈不是赛道艰难,解决问题的途径也不是简单地缩减赛道、消减难度,而是如何将它办成一个有口皆碑的优质品牌,如何磁石般地吸附中国越野人的心。 
   
    12年来的实践证明,即使东川站在逐渐完善的过程中有过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是只要心诚,只要善良,就没有什么失误是不能理解的。可是如果组委会被认为是利欲熏心的,出发点就不端正,只是为了让车队车手把钱花在东川才组织赛事,这样的恶名东川担不起,一旦背上,多少年才能翻身? 
   
    从中汽联的角度来说,国家级的长距离越野赛不可能无限多,一年四站是上限。那么除去中汽联主推的大越野、北方赛事久负盛名的环塔和漠河冰雪赛,原来一直占据一席之地的东川泥石流还有那么稳固吗?青海海西州、巴丹吉林、穿越罗布泊、阿拉善挑战赛、长春怪车坊城市联赛等等,哪个不想抢这个CCR分站赛的殊荣?本站比赛,来自西蒙、东蒙的“准组办方”都悄悄来到东川观摩,有多少人在盘算着抢过东川的盘子,自己干一场? 
   
    东川需要中汽联支持,而中汽联主持赛事的官员、裁判名额却被一减再减,这是要自己挑旗单干、退回到地方赛事的节奏吗? 
   
    “我不知道东川在干什么!”一位重量级官员、东川的老朋友如是说。 
   
    “我写不了这赛事规则,全世界都没有这样的比赛,事先不调研,现上轿现扎耳朵眼,谁能写谁写吧!”一位技术官员如是说。 
   
    “连基本的比赛监控设备都没有,该有的人手也不配备齐,就这么几个人,怎么干活啊!”另一位技术官员明确表示,这样的比赛不需要我们,我们啥也干不了,明年不会再来了。 
   
    至于欢迎晚宴不带中汽联官员、至于媒体宣传几乎没有文字记者、至于多年来东川站的老朋友寒心、至于未来东川站何去何从……谁管那么多!反正有一场央视直播就一俊遮百丑了。可是央视直播的那102分钟,是正经体育赛事吗?他们自己都会害羞,不过是一场四不像的闹哄哄作秀嘛! 
   
    中汽联不满意、车队车手不满意、媒体记者不满意、虎视眈眈的外界诸侯不满意……在这么多的不满意面前,东川还满意吗?你们给自己打几分?实在值得各界好好研讨、关注。
 
(方肇)

    月点击排行榜

     
    湖北快3开奖 小米彩票开户 安徽快3走势 上海时时乐 幸运时时彩平台 幸运时时彩平台 一分时时彩 北京pk10 幸运时时彩 北京11选5走势图